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经济走势跟踪(1837期)中国人口与教育政策的借镜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20 点击数: 次

山西泳坛夺金走势图最近200期 www.7di7.cn   中国人口与教育政策的借镜

  摘要:近期,日本为应对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在人口与教育政策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新举措,这对面临相似问题的我国相关政策的制定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日本新出生人数为什么越来越少?

  日本厚生劳动省6月1日发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显示,2017年出生的婴儿数(出生人数)比2016年减少了3万余人,降至946060人,创历史新低。日本一名女性终生生育的孩子数量的“合计特殊出生率”连续两年下降,降至1.43。全日本出生率最低的东京都的出生率继续下降,如何构建可兼顾工作与育儿的社会环境这一日本社会课题更加突出。

  日本出生人数连续两年跌破100万人,其降幅时隔12年超过3万人,而且2018年出生人数仍在继续减少。日本到目前为止,1949年的出生人数最多,达269万人,而2017年则只有其1/3多一点。

  日本的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01个百分点。自2005年创下1.26的最低纪录以来,出生率逐渐得以恢复,但近几年始终徘徊在在1.40-1.44水平。

  尽管出生率波动不大,但出生人数却大幅降低,原因在于女性人口的减少。2017年日本处于生育适龄期的15至49岁女性约为2498万人,较2016年减少了1.3%。其中,生育新生儿数量占总数8成的25至39岁女性人口更是减少了2.5%。

  日本在1971年至1974年的第2次婴儿潮期间出生的一代人现在大多45岁左右,生育高峰已经过去,这也导致了出生率的下降。

  此外,日本的晚婚晚育倾向的影响也很大。日本女性生育第一胎的平均年龄为30.7岁,处于历史最高水平。随着生育第一胎的年龄升高,之后继续生育的数量就会减少。

  从已生育日本女性的年龄段来看,30岁至34岁最多。到2016年为止,日本40岁以上的母亲生育的婴儿数比上年增加,但到了2017年,40岁至44岁母亲生育的婴儿数也转为减少。虽说45岁以上的母亲生育的婴儿数仍在增加,但1511人这一增幅从总体来看则是杯水车薪。

  从出生率中还可以看出晚育化的倾向。从各年龄段的合计特殊出生率来看,35岁以上的数据上升,而34岁以下的数据则一律下降。

  日本政府推算,如果想要孩子的夫妇全部如愿生育,则出生率(希望出生率)可达1.8。而实际出生率远低于这一数字,有分析认为是受到了难以兼顾生育、育儿与工作的影响。

  2017年日本各都道府县的出生率中,越是大城市降幅越大。日本最低的东京都的出生率为1.21,较2016年的1.24进一步大幅下滑。大阪府的出生率为1.35,下降了0.02个百分点。神奈川县、千叶县、京都府的出生率停滞在1.30-1.34水平。越是大城市,小家庭(指有父母及未婚子女组成的家庭)中的夫妇双方都工作的情况越多。因此,存在难以将孩子托管到保育所等工作与育儿两难全的情况。

  要实现实际出生率达到1.8,针对20多岁夫妇的对策成为课题。这一群体生育婴儿数还不到30多岁夫妇的6成。

  死亡人数减去出生人数得到的“人口自然减少”为394373人,减幅达到历史最大。即使出生率得到改善,目前人口还会继续减少。公共医疗、养老金等社会保障制度难免要以人口减少为前提,重新进行评估。

  日本的幼儿教育和保育免费化政策

  日本政府5月31日汇总了幼儿教育和保育“无偿化”政策的细则,该政策将从2019年10月开始实施。关于被自治体(即地方政府)认定为“(孩子)需要保育”的家庭,除了认证托儿所外,育儿保姆等其他认证以外的服务也将成为政府支援的对象。不过将对认证以外的支援设置上限,例如居民税免征家庭的0-2岁幼儿每月最高可获得4.2万日元补贴,3-5岁儿童每月最高可获得3.7万日元补贴。日本政府旨在减轻育儿家庭负担的政策将向前迈进。

  “无偿化”的政策框架大致分为日本政府认证的设施和服务以及非认证的设施和服务。例如,将3-5岁儿童送入认证托儿所或认证幼儿园的家庭,保育费将被全部免除。对于幼儿园和各个自治体独自认证的认证外保育服务的支援则设置了上限。认证外的保育服务存在服务内容细致丰富,因而费用较高的情况??悸堑饺毡菊普г墓叫?,认证外服务的补贴上限为每月3.7万日元,这是日本全国认证托儿所的平均保育费水平。幼儿园的补贴上限为每月2.57万日元。接送和餐费不包含在补贴对象之内。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日本3岁儿童利用非认证保育设施的平均费用为每月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352元)。即使利用该政策获得补贴,每月也需自己负担约3千日元。在有很多等待入园儿童的东京都内,有的非认证保育设施的保育费每月超过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879元)。虽说是“无偿化”,但家长仍需自己负担一部分。成为支援对象的认证外服务包括育儿保姆、临时托儿所和员工托儿所等所有保育服务。幼儿园托管也在补贴对象之内。非认证设施方面,仅登记申报的在日本就有约1万1千家。即使不满足日本政府的监督标准,只要向自治体提出申报和接受入内检查即可被纳入对象。日本政府要求这些设施在5年里满足国家监督标准。

更多
  • 十九大报告的十个为什么 2019-05-21
  • 佛首流离20年回归故里 亲历者讲述回归的台前幕后事 2019-05-21
  • 2017年度新闻记者证核验人员名单公示 2019-05-10
  • 连续不胜!卡帅造恒大最差战绩 他真是球队真命天子? 2019-05-10
  • 兼容海量游戏外设 微软打碟机竟是万用控制器 2019-05-07
  • 坚持不懈推进“厕所革命”--旅游频道 2019-05-04
  • 赵建平当选晋中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5-04
  • 综述:推动美丽中国建设的强大动力——海外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讲话 2019-04-27
  • 贾玲10年前青涩旧照曝光 眼神稚嫩清纯可爱 2019-04-27
  • 构建智慧城市 香港先行一步 2019-04-20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04-20
  • 中共中央组织部“12380”举报网站 2019-04-17
  • 强势发力体育营销 世界杯中国企业改变“旁观”窘状 2019-04-17
  • 端午当天赣64地超35℃ 最热的地方在上栗 2019-04-16
  • 华龙网――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4-04
  • 843| 806| 571| 382| 987| 886| 578| 279| 107| 618|